《文藝名家講故事》之《下苦工練真功李軍》
導演手記 李維寧

發布時間:2021年02月19日 12:18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記得自己在剛接到這一集采訪任務時,心里是忐忑的。對京劇一竅不通的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入手。先在網上查找了一些有關李軍老師的資料,“成長于京劇世家”、“楊派老生”、“梅蘭芳金獎大賽獲得者”……面對這些標簽自己依然沒有頭緒。

不過很快自己就冷靜了下來,我想,無論是哪個領域的佼佼者,其背后的成長經歷一定是不凡的。我決定盡量避開自己在“梨園”上的短板,而是把著力點放在他這個人身上。抱著這樣的心態我踏上了開往上海的動車。

與李軍老師的第一次見面是在上海京劇院的正門口。眼前的他保持著勻稱的身形,身上沒有一絲贅肉,舉手投足間所透露出的矯健利落,打破了我對他這個年紀中年人“臃腫油膩”的印象。很顯然,如果在生活中沒有嚴苛的自律是無法做到這一點的。

幾句寒暄過后,我隨他來到了他自己的工作室。一進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滿墻的字畫,他見我看得仔細,便一一介紹起它們的來歷,其中大部分都是他的書畫名家朋友們的雅贈。不難看出,李老師是個愛交朋友的人。與滿墻字畫相呼應的是橫于對面的一張兩米長實木文案,筆墨紙硯陳列其上。當下很多有了一定社會知名度的人都喜歡“舞文弄墨”一番,以此來彰顯自己的“雅興”,我暗自揣摩著。而當我走上前去,望見案上那幅臨了一半的字帖后,突然意識到李軍對于這個“雅興”似乎是認真的。李老師解釋說那是他平時工作累時的放松方式,而這一習慣他自己已經堅持了三十多年,甚至其間還得到過歐陽中石先生的指點。而就在那次拜訪的幾個月之后,他的書法作品還辦了一次小型展覽。不難看出,書法于他而言并非只是一時“附庸風雅”的業余愛好了。

就在與李軍老師初次接觸的第二天,他叫上我去參加一個飯局,地點是在一位上海老先生的家中。那位老先生和家人用一桌豐盛的上海本幫菜招待我們。能夠吃到上海人的家宴,可見李軍與這位老先生關系的親密程度。通過酒席間的閑聊我才弄清楚,這位八十多歲的老先生原來是李軍的戲迷,他聽李軍的戲已有二十多年。

李軍是在三十歲時才從山東京劇院調入到上海京劇院的,作為一位北方的京劇演員想要在“上海灘”立足并獲得本地戲迷的認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僅僅兩天的接觸讓我對這位老京劇人產生了興趣,一連串的問題從腦海中閃現出來。健談的李老師回憶起了他幼年時后臺聽戲的趣事、童年時外公教他學戲時的嚴、戲校練功時的苦、青年時無法登臺的“不得志”、以及如何在“上海灘”贏得掌聲的拼搏歷程。

短短三天的前采讓我對李軍老師有了較為深入的了解,這使得接下來的拍攝異常順利,特別在采訪環節我花了更大的力氣??粗O視器中李老師在回憶自己過往時的那份真摯流露,我對于最終的成片心里有了底。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分享
1 1 1
超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