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名家講故事》之《老樹新枝 張建國》
導演手記 梁盛盛

發布時間:2021年02月19日 12:28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初次與張建國老師見面,就有一種親切感,一番聊天,已經能感受到這位京劇表演藝術家的熱愛和追求。從2008年,他就為自己定下了一條規矩;每個月至少推出一部經典劇目。同時,還要不定期地面向大中院校的學生們,推出京劇講座,普及這門古老的藝術。碰到這樣的場合,張建國被問到最多的問題之一,就是京劇表演藝術的理念,每逢此時,他總會不厭其煩地強調一點:傳統的京劇同樣需要融入新意,也要講究與時代同步。這不光體現編排新戲,還要體現在對傳統經典劇目的老戲新演。否則就會被時代所淘汰。正是老戲新演的理念,讓張建國在京劇表演道路上越走越有活力。

張建國曾經的同事們說起他,總是談到他的刻苦和傳奇,以及他和京劇的緣分。張建國的老家在河北晉州小樵村,這里自古有玩戲的習俗,每逢過節,各村各鎮都興唱大戲。14歲那年,張建國才如愿以償考進了石家莊地區戲校。14歲的孩子胳膊腿兒已經有些發硬,張建國不顧筋骨的疼痛,玩命地補習,孰料3個月后,他進入了京劇演員最怕的階段——倒倉。金嗓子消失了,張建國只能在戲里跑跑龍套,演些小角色,但倔強的張建國并沒有輕視小角色,他照樣認真地準備演出。為了盡快恢復嗓子,他試了各種辦法,聽人說口含黃連管用,他就真的天天將黃連含在口中??赡苷娴氖强啾M甘來吧,他的嗓子一天天好轉起來。

1975年12月,張建國以優異的成績畢業,被分配到石家莊京劇團工作。入團后,由于刻苦練功、努力學習,被團領導作為培養對象,很快在同年畢業的同學當中脫穎而出。1984年,張建國正式拜奚嘯伯的得意門生張榮培先生為師,系統學習奚派藝術。師父愛徒如子,要求也格外嚴格。張榮培從走臺步開始給張建國改毛病,一個身段、一個唱腔都反復教上幾十遍。徒弟學得也認真。師徒二人在開始的兩年多里,經常說戲到深夜一兩點。張建國學完戲回家的路上,有車不騎,推車邊走邊背戲。有時候到了家還沒背完,他就不進家門,在門外背完才回去。學戲苦是眾所周知的,張建國卻從不提當初吃的苦,只是說成名后對大型演出不緊張,因為“跟師父學的東西很扎實”。

1990年,石家莊京劇團以張建國為主角赴滬公演,上海觀眾對奚派藝術及其第三代傳人張建國表現出極大興趣。一次演完《太廟》后,觀眾經久不散,豎起拇指叫好,在他加唱《失街亭》后才散去。一位戲迷觀眾寫道:“此情此景,不禁令筆者想起四十年代奚嘯伯來滬演出《上天臺》、《失空斬》的盛況,地猶是地,人已全非,不勝感慨。”此后,在哈爾濱、大連、天津、北京、青島、濰坊等地,張建國所演之處,報紙均給以很高稱贊;沉寂一陣的奚派藝術在京劇須生中重拾雄風,而張建國“得一步之先”。

張建國主張“老戲新演”,強調以人物為主線改編老劇目,他反對花哨的聲、光、電全上的“大制作”,而是堅持突出傳統京劇的簡約、寫意的美。同時,他也在審視和思考時代的需求和變化,以符合時代審美的追求完成演繹。老戲新演正是張建國的智慧。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分享
1 1 1
超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