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登峰》攝影拍攝手記
劉士樂

發布時間:2020年12月18日 15:43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王澍和劉士樂在東3交會點

王澍和劉士樂在東3交會點

在拍攝紀錄片《登峰》期間,從起初挑選抗寒抗磨的裝備就知道這次任務不簡單,這些裝備也是這次80多天拍攝幾次救命的裝備。臨行前,由于疫情影響中央新影集團領導只能通過視頻來為我們做動員。說實話,集團項目很多,領導為我們特意視頻送行,工作群里每階段都密切關注,真的很感動!

到達拉薩開始14天的隔離,說真的,很乏味。除了整理設備保證休息,就是抵抗輕微高原反應帶來的失眠。在第十天解除隔離,趙導為了讓我們身體提前適應高海拔帶來的不適,組織團隊體能訓練,去慢跑,然后在旁邊操場打球。結果被說成趙導帶頭不認真工作,私下娛樂,真的很無耐。此事一直很憋屈,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下。

后來到達珠峰海拔5200米營地,還沒等大家見面互相擁抱,就被通知登山隊要出發訓練6500米營地。在我們為從3000多海拔直接到達5200米擔心的時候,趙導和武老師直接沖上跟登山隊前進到了6500米,這數字的跨越現在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登山隊訓練半年之久,我們團隊從北京到拉薩到珠峰大本營只用了20天不到,可想而知有多難!結果第一次團聚第一次擁抱卻是為趙導武老師送行,回想當時畫面,除了感動在就是擔心了。

過了幾日,我跟王澍接到通知要去中絨部冰川,由于帶的設備行李過重,不了解地形,以為是大本營一樣的石頭路,其實是根本沒路,只能把腳卡在石頭縫隙中行走。上下翻越大小冰川,走兩步歇五秒。向導頻繁搖頭,用著不流利的普通話說,為什么不帶背夫,這樣走不到的??苫仡^一望,其實已經是進退兩難,途中無數次想放棄,可放棄了也回不去,只能硬著爬。最后耗盡了8個小時到達了中絨布。當時我倆已經體力透支,那一晚,在帳篷里王澍已半昏迷,身體劇烈地發抖。負重太沉了,走得真的太久了。我把所有衣物蓋在他身上,可還在發抖,我實在忍不住哭了。這次徹底的害怕,絕望了,可又不敢哭出聲音,怕吵醒他。一路我一直藏著內心的恐懼,互相鼓勵,故作堅強。第二天醒來頭部劇烈疼痛,發現旁邊無人,出了帳篷一看,王澍居然生龍活虎端著攝影機在拍攝,而我已經一點力氣都沒了,合著是我身體不太靈。事后大家相聚,談論此事,還都經常提起此事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其實大家都明白我們已經是過命的兄弟了。

再后來就是頻繁的感動了。第一階段拍攝收尾,回到定日縣海拔4700米,記得餐館老板打趣的說,這次你們可千萬別等菜還沒上齊,又都喝多了,他可能從沒見過我們這樣一幫人菜沒齊人就喝多了,接著就是抱著哭……但是他想象不到我們這些人下一次任務還是跟死神搏斗。從集團領導到整個團隊都在提心吊膽。

趙導和武老師第二次6500啦,無線電聯系不上他們;王澍又去東三交會點了,大雪封路了;蘇在大本營聯系不上我們,背夫嫌錢少不干了;晶晶哥高反又嚴重了。這些消息不停的傳入我們每個人的耳中都無比沉重!記得有一次趙導哭著說,我把你們帶出來,你們出點什么問題,我該怎辦?!我跟集團領導,你們的家人怎么交代???!武老師身為老攝影,每次以身作則,第一個沖,給我們做榜樣;王澍為了拍攝,去的交會點最多;制片蘇老師,為了給我們補給,協調牦牛、背夫,跑到5800米腰間盤突出,把腿摔傷;攝影馮晶晶嚴重高反,一直在大本營等著,一有拍攝任務就沖出去。這些事情早在自然資源部、第一大地測量隊、商業登山隊、新華社等各大媒體傳開了,每次看到我們的人都會伸大拇指!中央新影的人好樣的!自然資源部第一大地測量隊也是把我們當作自己的兄弟,給我們個人頒發了珠峰測量紀念獎牌。

集團領導曾說過:你們出去了就是代表中央新影集團!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分享
1 1 1
超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