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行,只為允你一諾
——《承諾》總導演金霞手記

發布時間:2020年12月16日 11:36 | 來源:央視紀錄 | 手機看新聞


這部關于扶貧的紀錄片,從2017年就開始了。記得那年的春節,是一邊跟藝術總監張力老師打著長途電話,一邊在電腦前完成策劃方案度過的。沒想到從那開始,所有的大節小節,就都成了項目組的工作日。五組攝制組在近兩年的時間里,沒有放過一個節日,從清明到中秋,從國慶到春節,總有前方的戰友們發來在各村各寨的“全家福”合照。我的朋友圈也成了“拍攝進度匯報”,一般不出現,一到放假過節就一副“正在工作”的架勢,真有些不好意思,好像在故意打擾大家休息。

這樣一部題材的片子,講述的是來自中國深處的故事。鏡頭所到之處,往往是交通不便的封閉隔絕之地;鏡頭對準之人,更是仿佛被時空鎖在了過去。這些人群的命運,在“精準扶貧”的時代命題下,被加速改寫,最終與“先富起來”的人們共享40多年來改革發展的成果。這樣獨特的中國故事,既恢宏闊大又溫暖實在,是能夠喚起人們的胸中熱血,也需要我們以拳拳之心真誠表達的。

在長時間的面對鏡頭后,我們的主人公開始表現出真性情。連通外界的隧道快要打通了,田凱激動到直接給修路工人跪下磕了個頭。扶貧攻堅青年突擊隊到天生塘村調查情況,老奶奶聽力不好,問工作人員姓什么,小伙子湊在老人耳邊,大聲說了句:“叫我小孫就好”。大漠里的貧困戶,對著自己的駱駝呼喚:“我棕色的姑娘”??吹窖┯蚋咴暇皡^內的垃圾,村主任久美多吉一邊撿,一邊抱怨“真的有種想哭的感覺”。他們沒有什么豪言壯語,但每一句都直擊人心。

其實整套片子里的精彩對白遠不止這些。我們知道,對于并未接觸或者沒有關注過扶貧話題的觀眾而言,一部基于“貧困”題材的紀錄片,如果在鏡頭的紀錄中看不到前后的對比和反差,是很難理解我們的政府為什么要下那么大的決心,改變這許多人的命運的。只有在有時間跨度的紀錄中,在體現真情實感的同時也體現反差,才能生出理解和共鳴。地理地貌的反差是形式上的設計,前后變化的反差是內容上的設計,喜怒哀樂的反差是情感上的設計,節奏快慢的反差是表達上的設計。

隨著我們對各地案例拍攝及采訪的不斷深入,我們也試圖用自己的理解來思考這件大事。精準扶貧,解決的是中國最貧困人群的經濟基礎,因此,它天然的帶有經濟成分,從一開始便與各地區的經濟條件、發展程度密不可分。“輸血式”的扶貧,提供各種兜底保障、安排就業、鼓勵創業,只是第一步;結合本地經濟發展實際條件和以往經驗,發揮集體智慧,將扶貧工作向產業化、生態化、科技化等方向結合引領,由“輸血”到“造血”,是扶貧事業可持續發展的進一步;經濟發展最深層的動力是市場機制,中國的扶貧事業如果要與產業化、鄉村振興、地區經濟發展的長遠利益相結合,歸根結底還是需要通過市場規律來激發企業和其他機構的積極性。而“消除貧窮、共同富裕”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想和目標,中國的扶貧事業,就是在共同理想的精神引領之下,舉世獨有的波瀾壯闊的中國道路。

扶貧,一直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如果不接觸這個題材,你很難想象中國在這個方面已經做了多么驚人的貢獻。改革開放30多年的系統性扶貧,使近7億人口成功擺脫貧困。十八大以后,中國的扶貧事業進入攻堅克難的新階段,貧困人口從2012年年底的9899萬人減到2019年年底的551萬人,連續7年每年減貧1000萬人以上。今年,中國實現全面脫貧,這個目標比聯合國定下的,在2030年終結貧困的歷史性目標,提前了10年。全世界,還沒有哪一個國家,在如此短的時間跨度內,幫助這么多人脫貧。這些數據已經可以表明,這項事業對人類社會所具有的重大意義。而這些數據背后的故事,則構成了書寫不盡、描繪不完的史詩和畫卷。

三年光陰,算是沒有虛度。既然沒有虛度,其中甜苦就不止千言萬語。播出在即,惶恐之下卻也平靜,因為我們彼此知道,團隊里的每一位伙伴,只是完成了兩個詞——傾情、用心。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分享
1 1 1
超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