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集紀錄片《藏家》
探尋藏的初心 曬出精彩人生

發布時間:2020年12月11日 15:38 | 來源:紀錄中國 | 手機看新聞


2020年12月8-13日,每晚19點23分,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紀錄頻道(CCTV-9)連續播出紀錄片《藏家》,這是中央新影集團發現紀實傳媒在2020年末推出的一部人物紀錄片。

紀錄片《藏家》共六集,每集25分鐘,講述六位平均年齡在71歲的收藏家,他們是一群勇敢的追夢者,在數十年對藏品收集、修復、整理、保存的單調重復中,他們守護心中的文化圣殿,傳承著民族的文脈。該片創作歷時2年,導演用鏡頭捕捉著藏家們的日常,平實的畫面語言、獨特的電影質感和來自生活的聲音,為觀眾帶來心靈的啟迪與慰藉。

這部紀錄片全程無解說,用獨特同期聲講述了六位收藏家“探尋藏的初心、尋找家的根源”人生故事,是一部展現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魅力、彰顯大國文化自信的難得佳作。

紀錄片《藏家》,不僅僅是人物紀錄片,更是文化+知識類知識紀錄片的匠心之作,是目前紀錄片市場稀缺的?!恫丶摇分破?/span>、中央新影集團發現紀實傳媒總經理池建新希望能讓更多年輕人通過高品質的文化知識類紀錄片,了解藏品的知識點,更加了解我們國家的文化底蘊。

探尋“藏”的初心

藏家,何為藏家?他們是誰?他們為什么要收藏?

兩年前,當中央新影集團發現紀實傳媒決定制作這樣一套人文紀錄片時,一系列的疑問浮現在總導演車愛琳的腦中,發出這樣的思考。隨后,總導演車愛琳帶領團隊在2018年9月開啟了為期兩個月的前期調研,并邀請了國內知名專家學者擔任顧問。

車愛琳導演說,提到收藏,我們首先想到的是價值不菲的收藏品,這事與錢有關,與個人的財務能力有關。錢,在收藏中是一種能力,更是一種選擇。有經濟能力,可以去買房、買車、買奢侈品,這是一種選擇;為父母改善生活,這也是一種個人孝敬家人的選擇;到世界各地去游學,這也是不錯選擇;為失學兒童提供資助,也是一種對社會回饋的選擇;那么藏家們用數十年做一件事,這個選擇的背后是什么呢?

兩年過去,導演組與陳申先生、任虎成先生、王習三先生、周小林先生、何國慶先生、邱健球先生六位藏家深入拍攝、采訪,結下深厚的情誼后,當《藏家》片子已經排進播出線后,車愛琳導演對藏家有了更為深刻的認識。

當導演組跟隨攝影機走進六位收藏家的生活,會陡然發現他們收藏的不僅僅是一件件實物,藏品背后是他們兒時的記憶、心中的英雄、夢想的樂土。

讓總導演車愛琳更加震撼的是,收藏這件事更是她拍攝的藏家們對于自己心中的文化圣殿的致敬;從襁褓到古稀,他們與國家披荊斬棘的歷程同成長同命運。所有這一路的風雨兼程,秉承一個共同理想的默契——藏家們以一己之力搜尋著心中的國寶,并竭力分享給世人。而他們認為自己是幸運的!

《藏家》總導演車愛琳以尋找“藏的初心,家的根源”為創作起點,大膽運用電影的方式,細膩的鏡頭語言,為大眾呈現出一部平凡而有力量的人物類紀錄片。

看的是藏品

上百件戲曲服裝、幾百方歙州硯臺、上千只內畫煙壺、數千件瓦當、數千位明代先賢的書法墨寶和早已被世人淘汰的收音機,每一類藏品都訴說著一段曾經輝煌而絢爛的歷史。

《藏家》展現了六位藏家的經典藏品,但是節目不僅僅是看藏品,更重要的是展現了藏家們精彩、跌宕起伏的人生。

《藏家》第一集拍攝了攝影史學者陳申,他是一位中國戲曲服裝的收藏大家,出生于北京,自幼喜愛京劇,過去的三十年間,他因工作緣故走南闖北,搜尋著不同種類的中國戲曲服裝,如今戲衣收藏數量達五百余件。從2018年開始,陳申陸續受邀辦展,將他的個人收藏分享給大眾。同時,陳申撰寫的《中國傳統戲衣》《中國京劇戲衣圖譜》兩本專著已經出版問世。在陳申的眼里,每一件精美絕倫的戲衣,都在訴說著伶人往事,那傾倒眾生的戲,染盡悲喜的衣,凝聚種種人生的夢想,延綿著中華文明的精神血脈。

《藏家》第二集講述了71歲的泥瓦匠任虎成和兒子收藏瓦當的人生故事。任虎成生于西安泥瓦之鄉的細柳村,沒有人會想到,這位修了一輩子古代建筑的泥瓦匠,如今成為瓦當收藏大家。2010年中國第一個“秦磚漢瓦博物館”在西安建成,這座博物館的藏品全部來自任虎成的個人收藏。在過去的三十年間,任虎成與兒子任軍宜將個人積蓄幾乎全部用于收藏瓦當,他們收藏瓦當的數量高達八千余件,涵蓋了瓦當的全部類別。作為十三朝古都的西安,任虎成立志要為古都留住歷史遺存的本真。這改變了任家兩代人的命運,當然,也改變了他自己。

《藏家》第三集展現了王習三父子創辦了中國唯一內畫煙壺博物館的人生故事。王習三先生,當代杰出的內畫藝術大師。精巧絕倫的內畫被海內外譽為“鬼斧神工”的藝術珍品。王習三的作品也成為全球內畫煙壺收藏界追逐的寵兒。王習三出生于北京,將內畫藝術帶到河北衡水,創辦了“冀派內畫”。在衡水生活的55年間,王習三培養了百余位名震海外的冀派內畫藝術家,帶動了四萬人的內畫藝術大軍。他與兒子王自勇還將個人的千余件內畫煙壺收藏分享給大眾,希望通過內畫煙壺的收藏和展覽,能給世人展現這門藝術的發展脈絡。他們共同撰寫的《中國內畫圖典》成為內畫藝術第一部權威性參考文獻。

《藏家》第四集拍攝了被業界稱為“歙硯第一人”周小林如何延續中國歙硯制作的故事。從1992年開始,周小林立志傳承歙硯,他尋找最上好的歙石,搜尋最頂尖的雕工家,求助徽派的設計高手,旨在創作出凝聚中國元素和徽州文脈的歙硯。二十八年過去,秉持古人“靜心”的創作心態,周小林讓一門失傳百年的工藝得以重振和回歸。這三百余方歙硯,被業界稱為傳世珍品,收藏于周小林的歸硯樓。這是個對外開放的小型歙硯博物館,承載著徽州的文脈,更是周小林心靈的歸宿。

《藏家》第五集探秘了來自臺北的收藏家何國慶為何被業內稱為“中國萬歷文化復興的引領者”。他收藏明代先賢的書法墨寶,涉及明代思想、政治、軍事、教育、藝術等十余個領域,人數高達一千兩百位。1995年,何國慶為紀念父親,以父親之名創立“何創時書法基金會”,這個機構被業界譽為中國最專業的書法研究機構之一。對于每一件作品,基金會的研究員們努力發掘出作品和作品背后的故事。迄今為止,“何創時書法基金會”在全世界范圍內舉辦70多場中國書法藝術展覽。

《藏家》第六集講述了邱健球收藏收音機的故事。“不同品牌的國產收音機,為中國撰寫了一部電子工業發展史”,邱健球青年時的雄心壯志,在40年后達成。他將個人收藏的2000多臺國產收音機,捐贈給中山博物館,至此中國第一家收音機博物館在廣東中山市落成。本片通過講述以邱健球為代表的一群無線電愛好者的收藏故事,展現人物的個性,回溯收音機的前世今生。中國半個世紀的更迭,幾代人的記憶,那些讓人喜悅的無數個夜晚,聚光燈下的每一臺收音機都是那個時代的見證者。

曬的是人生

過去的兩年間,導演組有幸能走進藏家們的生活,被藏家的人生故事所感動,因此在選擇影像表現上,借助電影語言,平實地呈現給大眾,想把這份財富和收獲分享給更多人。愿每一個人都能盡快找到那條屬于自己的人生之路。

看過《藏家》第二集的觀眾,一定會對說“見到瓦當,比見孫子還親”的任虎成老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父親這個人,只要有一個目標,就會不達目標,誓不罷休”,這是任軍宜對父親的評價。任虎成與瓦當結緣似乎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但他真正萌生建瓦當博物館的想法還是在1999年,那時他受到朋友的啟發,覺得自己收集瓦當有更大的優勢,自此便下定決心做一名瓦當收藏家。因此,從1999年開始,任虎成開始大量收集瓦當,沒錢就算借錢也要收,就這樣,任虎成走上了瓦當收集的漫漫征程。

有人會笑任虎成太傻,放棄金錢只為瓦當這么個破玩意兒,他也只是笑笑并不多說。任虎成默默堅持十余年,搜集搶救各類瓦當上千件。

不要小看瓦當,它其實是中國古代建筑文化的一種代表,里面融合了佛家、道家、儒家等各家的文化。從這個層面上來說,任虎成是傳統文化最忠誠的保護者。他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心無旁騖,不被外界所干擾,才成就了今天我們所看到的博物館。

所以,任虎成堅持的是什么呢?有人曾不止一次的問起過任虎成“您這樣做是為什么?”任虎成也不厭其煩的回答他們,并且答案始終如一:“因為熱愛。”短短四個字蘊含了堅定和向往。

現在的我們,無需言語就可以感受得到任虎成話語里暗含的那一份情感,也正是這一份情感讓我們動容不已。人生就是一場修行,就像任虎成,一直不停地尋找瓦當并收藏它,在這過程中,會遇見許多人,許多事,也有很多人問過他,你為什么一直在做這一件事,他也告訴他們是因為熱愛,聆聽心靈的呼喚,遵循內心的選擇。

在《藏家》里,藏品不是重點,藏品是我們理解藏家的媒介。在片中,我們仍然會為藏品凝聚的魅力而感動,為自己身為中國人而驕傲。

《藏家》制片人、北京發現紀實傳媒的總經理池建新表示:《藏家》讓觀眾看的是藏品,但是曬的卻是藏家的人生。若觀眾看完這套紀錄片,能產生對人生的思考,我們這套紀錄片就成功了。

“藏家們的選擇,也就是他們藏的初心,在我看來,是一條路,是一條正確的路,是一條充滿荊棘而無比幸福的人生之路。這條路,我們每個人都在尋找——我想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這樣做,對嗎?藏家們的這條路不是從娘胎里帶來的,走進他們的日常,你會發現他跟你一樣,也曾彷徨、困惑、焦慮、無助、甚至恐懼,只有做了錯事,走過彎路,才知道自己的不足,而那個正確的方向和選擇,仍然不可能立刻出現。”車愛琳這樣理解她拍攝的藏家們的人生與藏品的關系。

紀錄片《藏家》的價值和意義早已超越了收藏本身,它承載著一代人的情懷,這種對文化的濃厚情懷被完整疊放于藏品中,每一件藏品都不只是一件擺件,而是一種文化的凝練,更是精彩人生的啟示。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分享
1 1 1
超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