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導演郝蘊:追求“原汁原味”的真實,為后人留下珍貴的素材

發布時間:2020年10月26日 10:50 | 來源:中國電影報 | 手機看新聞


10月25日,文獻紀錄電影《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正式上映,該片展現了抗美援朝戰爭歷時兩年零9個月后勝利結束的崢嶸歷程。

這部文獻紀錄片不僅展現了抗美援朝戰爭的戰爭場面,首次披露了很多戰地攝影師拍攝的真實畫面,同時呈現出全國人民熱火朝天的生產建設積極性,前方和后方相互激勵、共同推進的美好圖景。

影片導演郝蘊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追求的是“原汁原味”,極致的真實,等到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100周年、150周年的時候,這部紀錄片將會成為后人珍貴的研究素材,這也是文獻紀錄片的價值所在。

展現全國人民熱火朝天的生產建設積極性

前方和后方相互激勵、共同推進的美好圖景

郝蘊

郝蘊

作為一部文獻紀錄電影,《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不僅展現了中國人民志愿軍出國作戰的戰爭場面,更用相當長的篇幅交代了這場戰爭的背景,以及1950年前后中國的國力與生產建設情況。

資料顯示,1950年,中國國民人均收入約為24美元,而美國當年的人均收入在1600美元以上。工業層面,1950年中國國內年產鋼60萬噸,世界排名第26位,而美國剛才產量近8800萬噸,高居世界第一。在部隊戰力、原油產量、汽車年生產能力、年發電量等方面,中國也完全無法與當時的美國比肩。

抗美援朝戰爭,是在交戰雙方力量極其懸殊條件下進行的一場現代化戰爭。郝蘊表示,當時,中美兩國國力相差巨大。從國力數據的層面便可以看出,中國人民志愿軍戰士在萬分艱難的情況下,以勇猛無比的精神、巨大的犧牲換來了戰爭的勝利。經過艱苦卓絕的戰斗,中朝軍隊打敗了武裝到牙齒的對手,打破了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在抗美援朝戰爭期間,黨中央統攬全局,實施有力的戰爭動員和正確的戰爭指導,采取邊打、邊穩、邊建的方針,開展了波瀾壯闊的抗美援朝運動。

郝蘊表示,電影呈現了抗美援朝戰爭期間,全國人民加快生產建設支援前線戰爭,一線作戰人員以勝利激勵后方的真實場景;展現出“全國各族人民舉國同心支撐起這場事關國家和民族前途命運的偉大抗爭”的美好圖景。

戰地攝影師用生命和鮮血拍下真實戰爭場景

在國力極不對稱、狀況極為艱難的情況下,中國人民志愿軍同朝鮮軍民密切配合,首戰兩水洞、激戰云山城、會戰清川江、鏖戰長津湖等,連續進行五次戰役,此后又構筑起銅墻鐵壁般的縱深防御陣地,實施多次進攻戰役,粉碎“絞殺戰”、血戰上甘嶺,創造了威武雄壯的戰爭偉業。

在真實展示1950年前后中美國力對比以及前后方相互配合、相互激勵的同時,《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也再現了抗美援朝戰爭的真實現場畫面。

郝蘊談到,在北京有一座山,山里有一個洞,洞里有一個倉庫,這個倉庫是我們共和國的影像的倉庫,這是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的庫房。這一次,為了《保家衛國——抗美援朝紀實》,倉庫對攝制組開放。

郝蘊表示,電影最終呈現出的畫面,很多都是首次對外披露,有中國攝影師拍攝的素材,也有來自美國、朝鮮的攝影師拍攝的紀錄片。“這么多國家的戰地攝影師,用生命和鮮血拍下了戰士們一個個倒下的瞬間,所有畫面都是真實的、嚴肅的,都值得到影院去觀看。”她說。

遺憾的是,電影《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資料拍攝者中,來自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的一位攝影師、來自八一電影制片廠的一位攝影師,以及一位美國戰地攝影師犧牲在前線。

郝蘊認為,他們的生命已經融入到電影當中。作為導演,她非常感謝這些“無名英雄”留下這筆財富。

“這些戰地攝影師的風采是怎樣的?老攝影機是什么樣子的?老膠片是怎樣放映的?放映效果怎樣?這部紀錄片也都會有解答,這也成為了整部影片的敘事載體。”郝蘊說。

追求“原汁原味”

真實影像、聲音化身歷史的說書人

紀錄電影《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如同一幅全景畫面,片中真實影像將化身歷史的說書人,為觀眾更全面了解那場戰爭,了解“保家衛國”是如何激發了全國人民熱火朝天的生產建設積極性,提供條分縷析的通道。

除了畫面外,觀眾還將聽到1950年代中國百姓真實對話的聲音,這在電影中是極為罕見的。

郝蘊表示,以往相關題材的影視作品,大多為黑白畫面,聽不到聲音。而在《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中,可以聽到中國1950年代的男聲、女聲,還有紀錄片中的美國解說員的聲音、朝鮮解說員的聲音,都是“原汁原味”的真實展現。

在郝蘊看來,男聲、女聲、不同國家、不同語言,形成了一個高高低低的波,非常不穩定。這時,就需要一個相對穩定的聲線,來作為這些聲音的通貫軸。

郝蘊表示,張涵予是配音演員出身,有出演抗美援朝展示的經歷,而且聲音具有穩定性和可塑性。

“我希望更多觀眾可以看一看一位電影人給紀錄片所配的解說,聽一聽他的傾情獻聲。”郝蘊說。

文獻紀錄片將為后人留下珍貴的研究材料

近年來,隨著多屏時代的到來,文獻紀錄片的作用與價值不僅僅局限于材料保管,其表現出的文化價值、社會價值、科學價值以及美學價值等等,都成為文獻紀錄片的價值所在。特別是《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這類作品,具有深刻的歷史內涵和極強的文化傳承功用。

郝蘊執導的文獻紀錄片《決戰太原》在2009年獲得第27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紀錄片”獎,該片全方位、多視角地追述了戰爭雙方從謀劃到對決的歷史事實,捕捉到許多普通戰士動人心弦的戰爭經歷。

文獻紀錄電影,拍得好看,拍得有價值,拍出藝術性!此次執導《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郝蘊也深感責任重大。她表示,“等到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100周年、150周年的時候,這部紀錄片將會成為后人珍貴的研究素材,這也是文獻紀錄片的價值所在。”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分享
1 1 1
超在线观看免费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